【独家】建筑业获解禁 费用太高 外劳宁不漂白

2020-06-13 802次浏览 898个评论
【独家】建筑业获解禁 费用太高  外劳宁不漂白
独家报道:潘丽婷、欧玉莲

【独家】建筑业获解禁 费用太高  外劳宁不漂白

建筑业解禁,获准引进外劳,但由于人头税太高,漂白费介于3000至6000令吉之间,外劳也不愿出资漂白,宁可非法工作。内阁继家具业、制造业、农业后再扩大解禁领域,允许建筑业引进外劳,惟业者直言人头税太高,加上跑腿费,每名外劳漂白费介于3000至6000之间,负担不起!

据了解,一些业者到移民局着手处理准证申请时,发现准证费已从1200令吉涨至1800令吉,再加上保险及代理费等费用,使费用高达4000令吉。 

部分雇主坦言,一切人头税费用虽由外劳承坦,但马币贬值,加上薪金不高,外劳也不愿出资漂白,宁可非法工作。

据《》记者了解,政府虽表明将在漂白期限后严惩窝藏非法外劳雇主,但基于本地人不愿工作,大部分雇主为了赶进度,依旧私下聘用非法外劳,包括持旅游证入境我国的印尼劳工。

费用至少3000元

也有雇主通过外包方式雇用其他领域的外劳,并表示无计可施,只能出此下策应对政府外劳冻结令,否持工作进度将受影响。

除面对外劳荒外,不少雇主也不认同政府调高人头税。有者说,我国非法外劳人数高达400万人,大部分业主不愿漂白外劳是因为费用太高, 

记者向建筑和家具业者了解所得,人头税加跑腿费等,每名外劳漂白费介于3000至6000令吉之间,尽管费用由外劳承担,可是雇主却必须先垫出,每月才从外劳薪金中扣除。

业者也面对一些外劳在还未缴清费用即“跳槽”,结果最终得自行承担费用,苦不堪言。

业者也强调,政府应该让熟练的外劳继续留下,而不是在几年后把他们遣送回去,最终我国变成训练熟练建筑外劳的国家。 

同行静观其变——雪隆建造行主席●梁振河

由于内阁刚宣布,一切未明朗化,同业暂时静等待政府最新宣布,最为关注是人头税是否维持,若大幅度调高,同样对业者造成困境。

外劳流动性高,大部分人头税由外劳自行承担,除非熟稔及工作久的外劳会获得雇主帮补,其余由外劳负担,目前外劳准证费不包跑腿费约四五千令吉,是天价。

本会希望政府与建筑业业者对话,更合理的制定符合外劳能力的人头税。

外劳荒影响工程——承包商●黄沛根

建筑业面对超过3个月的外劳荒,工程进度缓慢,尽管如今建筑业外劳的申请已解冻,可是却需要至少半年至1年的时间,才能够申请到外劳。 

我原本有90名外劳,可是随着大部分已经准证到期而返国,如今只剩下25人,承接的工程进展比预期中慢一半,所以不敢贸然接工程,担心无法如期竣工需赔偿。 

外劳短缺,承包商必须四处找外劳,外劳平日日薪60令吉也跟着水涨船高,升至90令吉,无形中增加负担。 

其实这一批剩下的外劳,于今年3月已经到期,尽管我于2月份已经买了银行汇票到移民局办理更新手续,可是移民局却因为聘用外劳的政策未明朗化而拒绝处理。

细节不明未申请——-隆雪家具企业商会会长●李光森

虽家具业早前获政府解禁,但由于一切细节尚没拟定,业者仍不能提出申请。不过,本会受邀由首相署部长拿督刘胜权及中小型工业等官方单位主持的见面会,反映家具业现有困境。

由于大马处于淡季,只要外劳勤加班,尚可解决人手不足问题;惟我们希望可在这一、两个月内拟出标准聘用外劳程序,否则将进一步影响家具业。

同时,早前提及外劳逃跑,雇主须坐牢一事也让业者感压力,还有人头税调高100%等,都有在会上反映。当局同意减免50%人头税,这由雇主承担,让雇主暂看到曙光,希望很快获得引进外劳加入生产。

改用本地员工——家具业者●梁满基

随着之前面对严重的外劳荒后,我已经没有聘用外劳,改用本地人。 

由于家具业是需要熟练的技工,可是往往外劳在熟练后,只要其他工厂出的薪金多一点,他们就离开,使到之前为他们垫出的准证费石沉大海。 

尽管本地员工薪水会比较高,可是却能够胜任技术性的工作,而且比较有责任感。 

我之前曾聘请6名外劳,可是却引发很多问题,包括申请准证需要繁文缛节的手续,而且申请过程很长,所以为了省却麻烦,只好放弃使用外劳。 

在家具业外劳聘请解冻后,如果申请手续简化,会考虑聘请一两名外劳协助搬运的工作。